墨色

冷逆cp体质,刀还特多
打游戏使我快乐
特摄真好看(嚼刀片)
卡普空是我亲爹!!
暴雪全家桶,鬼泣,洛克人,索尼克,如龙,合金装备,刺客信条,逆转裁判,塞尔达,等待pxz3 ing
喜欢武器和光一样的人,纯粹最棒啦
rps能吃,日漫看的不多,基本都是老番,想看小男生快快乐乐的谈恋爱啊(爆哭)

今天执行组组长和医疗队长秀恩爱了吗?

为了庆祝我和我一个直男朋友一起聊獒龙聊了60天我写了这玩意儿(你醒醒)这坑是个大大大长篇,绝对巨长,口口你们多给我评论orz

主獒龙,哨向+星际AU+一点点海伯利安AU
不写虐,不搞事,不开车,我只是个一心只想看别人开心谈恋爱的道系写手
OOC属于我,荣耀属于他们
祝阅读愉快

第一章

“今个你又惹事了是吧?”
张继科把脸上雪水消融后再次冻结出的星点冰霜一把抹去,再狠狠地揉了揉好好端坐在身旁黑虎毛绒绒的头,语气不善。
天知道他在自个的精神图景里翻了多久才把自己的精神体找出来。他的精神图景本就是一大片延绵不绝的高原雪地,再加上自己的精神体又是个大型猫科动物,每次乱跑都得找掉他半条命。
按理说他张继科作为一个准特级哨兵,精神体不应该这么容易脱离主体控制。不过他还真是拿它毫无办法,每次精神体一个兴趣使然化出实体在基地里逛个几圈,他就得在静疗室里呆个几天。好在是虽然精神体平日里不太可控,不过在任务中倒是没出过什么大的岔子,再加上张继科自身作为哨兵的能力实在强大,才让他能以霸主主塔一队哨兵的身份,成为太空作战舰队的一员。
舒服地揉捏了几把大猫身上油光水滑的黑毛,身体后仰躺在黑虎软乎的身躯上闭上眼,纷扬的雪花繁杂而寂静地充盈了整个图景。
“走吧,龙该等我了。”
黑虎猛地转头,微妙地对着张继科嗷了一声。
......
张继科轻车熟路地从医疗床上爬起,再抬手唤出光屏,一个个关掉由于他的身体状态变化而开始吱呀作响的各类检测机械。连房内模拟的白噪音也掩盖不住器械们尖锐的警告声。
“还是这么吵......”
作为一个哨兵,在平日生活中一般是自己开着精神屏障先挡掉大部分五感过剩而带来的杂音,再去进行各种日常活动。不过张继科才刚醒,再加上已经好几个月没躺过静疗室,让他早就忘了自己一醒带来的数值波动会让这些仪器会叫得宛如在他塔内比赛时给他加油的小女生一般括噪。
关着的房门突然打开,衣料与空气的摩擦声让张继科警觉地抬头,又安心地落下。
“醒了?怎么又忘了开屏障昂。”
身上斜披着个白大褂的马龙揉了揉额角,熟练地给正在坐在床上叠被子的张继科套了个程度恰好的感官屏障,再随便找了个医生用的扶手椅坐下,抬手打了个呵欠。
三下五除二地叠好被自己压的有些皱褶的金属白薄被,放置在床头,张继科才望了马龙一眼,又皱起了眉头。
“又没睡好?”
“啊...前几天有一批驱逐者突袭了阿马加斯特,送回主塔的伤者不少,医疗中心忙不过来。刚好我在休假没事干,秦老师就让我多负责了几床,搞到今天五点多才睡的。”
马龙半眯着眼睛靠在椅子上,又打了个呵欠。眼角因为熬夜而染出的浅乌让他本就白皙的肤色显得更加透明。随着困意的加剧,马龙的精神体也自己显现出来。一条鳞片雪白的小龙缩成一团安分地躺在马龙的大腿上歇息。
“阿马加斯特?他们突袭那鬼地方干什么?”
“不知道,反正咱过几天也得去看看。上头刚下达的新任务嘛,到时候再说吧。”马龙低头顺了顺白龙的鬃毛,再把它捞起来挂在左手臂上,起身准备去楼下的重症病房区开始例行检查。
然后被身后一阵巨力拽回床上。
“继科儿?”
怀里被摔的有些懵的白龙一个摆尾飘浮在空中呆滞,马龙也被张继科这突如其来的动作砸的有些状况外。
“睡觉。”
“我还得去检查,查完房就回来昂。”
马龙眯着眼轻笑,抬手蹭了一把张继科睡的有点凌乱的头毛。
“我困了。”
张继科反手一把抖搂开刚叠好的被单盖在两人身上。
你这不是刚醒吗......马龙忍着吐槽的欲望,还是解下白大褂挂在床边的靠背椅上,半撑起身子朝床头挪了挪,闭上眼侧躺在偏硬的枕头上。
啊,就让高远替一下班吧。
正在楼下给病人换药的某林姓实习医师打了个喷嚏。
张继科俯身帮他把被角掖好,自己也闭上眼假憩。
“下午快三点的时候一定得叫我起来昂,要去开会准备上舰的人选。”
“好。”
张继科垂着头答应,伸手越过马龙够到了他放在白大褂口袋里的超光仪。怕通讯消息吵到马龙,张继科就手动把它调成了静音模式。
调整完再塞回去的时候不小心拉动了一下被子,张继科低头看了看马龙,好在是没被惊醒,倒是盘在床头的小白龙抖了抖尾巴。
马龙轻柔又规律的呼吸声在颈边回荡,把他这个刚醒的人都催生出了些许睡意。
睡的可真快。
抬手想揉揉他眼角的浅乌,手又在半空停住,最后还是没有动作,只好再扯了扯有些滑动的被子把它移到正确的位置。张继科眯眼看着马龙微微颤动的眼睫,相对而眠。
......
正在抓紧一切放松时间打游戏结果被一通视频申请打断了连杀的许昕,一脸生无可恋地看着被打断的游戏界面上不断闪动的秦志戬头像,点开光屏选择了接受。
“许昕,龙崽人呢?还有二十分钟就开会了,怎么找他也不接。”超光仪投射出的全息像在整个房间里蒙上一层冷漠的蓝色。
听到这个熟悉的问题,许昕眼神飘忽,开始放空自我神游。
“......我这就去找。”
我师兄还能在哪,肯定去找老张了啊。许昕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
“记得找到了赶紧叫他来附属楼三楼开会啊,还有,别老是在宿舍里打游戏,多去去训练场也好啊。”
“嗯嗯嗯好好好,秦老师再见。”
许昕赶紧点头答应,再以熟练的让人心疼的速度关闭游戏界面,草草收拾了一下桌面,抓起柜门敞开的衣柜里被挤得有些褶皱的白大褂抬腿就跑。
“诶瞎子你......”
眼睁睁看着队友头像变灰掉线的方博,刚摘下耳机走到许昕宿舍门口想去问问怎么回事,就被突然打开的房门与弹射起步迅速离开视野的许昕吓得后跳三步背靠白墙。
“方小博儿我一会就回来你记得帮我把战场奖励领了!”
一边跑路一边念念不忘游戏奖励的许昕回头对着一脸懵逼的方博大声叮嘱,却忘记了跑步时最重要的事情,是好好看路。
前不久才入队的樊振东和周雨各抱着从后厨捣腾剩下的半袋面点晃晃悠悠地边聊天边走回宿舍,刚走过拐角,迎面就飞来一个刹不住车的蛇影。
“瞎子,我真的第一次见到像你这么丢人的哨兵。”方博抬手捂住了眼。
“昕哥我的下午茶!!”
樊振东的惨叫划过了整片住宿区。
......
马龙算是被压醒的。
脊背上厚重又温暖的触感让他情不自禁地上手摸了一把,入手的果然是熟悉的厚实皮毛。不知道什么时候横跨在两人被子上休憩的大型猫科动物只是咕噜了一声,没有动作。盘在枕头边呼呼大睡的小白龙也跟着主人醒了,扭头抖抖压得有些凌乱的鬃毛,一个起身飞到黑虎身上。
“快下来,别把他俩吵醒了。”马龙轻声唤住降落在黑色绒毛中的白龙,转头看了一眼仪器面板下角上显示的时间。
两点四十二,刚好。
嗯,现在的问题是如何从黑虎身下把自己挪出来,还得不打扰到他俩。
还是再开个屏障吧,虽然继科儿不喜欢被这种精神束缚的感觉。这样也不太好......要不,用这个吧?
马龙深吸了口气,漂浮在半空中的白龙开始悄无声息地消散,逐渐融合到他本人身上。整个静疗室中满溢着专属于他自己的精神力场。
一般来说,按照这个程度的压强张继科就算是装睡也早该醒了,可他和黑虎仍是毫无反应地躺在床上。
感觉掩盖地差不多了,马龙小心翼翼地半起身,微抱着黑虎往张继科那边推了推,好好地放在床上。
自己则是赶紧脱身,抓起白大褂穿戴整齐。马龙习惯性地掏出超光仪瞄了一眼,看着被秦志戬和许昕占领的请求通讯列表,叹了口气。
“继科儿你又乱开静音模式。”
“要是真有急事儿该怎么办昂?”
在自己场域中丝毫不怕张继科察觉到什么而醒来的马龙自言自语了几句,微恼地弯下腰,伸手屈指对着张继科额头轻弹了个脑蹦儿,又自己笑出了声。
“我走啦,傍晚见。”

评论 ( 10 )
热度 ( 159 )

© 墨色 | Powered by LOFTER